全国体育新闻工作者足球联赛

孙正义出手扩军世俱杯,用意何在?

2019-03-22 07:53互联网+体育

  迄今为止,关于足球运动最一针见血的评价,来自于德国足球皇帝贝肯鲍尔:“绿茵场上滚动的不是足球,而是黄金。”2019年3月,国际足联用实际行动证明,贝肯鲍尔的这一论断绝非无的放矢。世俱杯扩军、改制方案得以通过的背后是孙正义许诺给国际足联的250亿美元新增收入。

  作者 | 刘文

  2018年4月,英国《金融时报》、美国《纽约时报》和西班牙《世界体育报》曾相继爆料,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正在与以孙正义为首的超级财团密谋合作,双方计划组建一家名为FIFA Digital的体育公司,而“重新定义足球运动”的世俱杯成了这次合作的突破口。

  2019年3月15日,国际足联理事会第9次会议上,世俱杯扩军、改制方案以25票赞成、7票反对的表决结果获得通过,孙正义的名字与这次表决紧紧相连。  

  世俱杯成了香饽饽

  世人皆知,论影响力和商业价值,世俱杯无法比肩世界杯;论悬疑度,世俱杯不如欧冠。因而国际足联在2000年推出的世俱杯,因为上述原因,曾一度找不到冠名赞助商,被迫取消过4年(2001-2004)。

  2005年,国际足联终于说服了丰田杯,将二者合并,日企丰田随之成为新世俱杯的冠名赞助商。此后10年,南美球队在世俱杯只有3次夺冠,对丰田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作为丰田最大的海外市场,南美国家由于没有自主品牌轿车,丰田在该大陆以价格优势完胜欧洲车企,原本期待通过赞助世俱杯的方式进一步提升在南美市场的影响力的丰田,并没有得到预期中的收益。

  在失望之下,2014年,丰田将体育营销重心转向奥运,彻底撕掉了身上的世俱杯冠名赞助商的标签。第二年,马云的阿里巴巴接手丰田,拿下未来8年世俱杯的冠名赞助商——广州恒大2013年、2015年两度以亚冠冠军身份征战世俱杯,使这项不受中国球迷待见的“鸡肋”赛事,一下子成了中国球迷眼中的香饽饽,也让马云在2015年决定成立阿里体育之时,就嗅到了世俱杯的商业价值。

  2015年12月,阿里巴巴与FIFA达成8年协议 将正式冠名国际足联世俱杯

  但这并不能改变欧洲俱乐部在世俱杯上唱主角的现状。事实上,从2013年起,欧洲俱乐部已连续7届夺冠,南美、亚洲等其他洲的联赛俱乐部都成了看客。更令中国球迷不能忍受的是,2015年后再也看不到任何一家中国足球俱乐部出现在这项赛事中,阿里巴巴冠名赞助世俱杯的如意算盘,显得有些一厢情愿。

  不过阿里巴巴还是有机会的,那就是争取将世俱杯的举办地移师中国,这样,不仅可以解决国内俱乐部参赛问题,也能让阿里巴巴获得些许商业利益。所以,从2015年到2018年,外界一直在传说,2019年世俱杯可能在中国举办,但消息从未被证实。

  现在,软银孙正义忽然斜里杀出,牵手沙特、阿联酋等西亚财团,以250亿美元新增营收的允诺,将世俱杯的身价拔高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未经证实的消息指出,在这张财团的名单中,也有中国企业(投资机构)的名字,而这家企业极有可能是富士康。

  愿景基金的身影

  在国内商界,软银和孙正义一度被视为神圣的存在,因为投资阿里巴巴和众多国际知名企业,孙正义和他一手缔造的软银,在全球都拥有极高的人气。

  近年来,孙正义领衔的软银频频投资互联网、科技类企业,而在体育领域,资料可查的数据显示,除了冠名赞助日本篮球B联赛、日本帆船队,控股福冈软银鹰棒球队之外,软银还相继投资了美国体育电商Fanatics和中国的咕咚体育。此番孙正义剑指世俱杯,一定是有备而来,也是其在足球领域的首次涉水,而真正的幕后玩家,极有可能来自沙特。

  2017年,孙正义联合沙特、阿联酋财团以及苹果、高通、富士康等企业,启动了全球最大的科技基金,Vision Fund(愿景基金),总规模达1000亿美元,惊动世人。其中,沙特主权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出资450亿美元,占比高达49%。

  虽然,国际足联以保密条约为由,拒绝透露世俱杯扩军、改制是否与愿景基金有关,但愿景基金的股东构成,与沙特在2017年决定成为未来国际体育主要参与者的决心,使此次世俱杯扩军改制留下了浓浓的愿景味道。

  其实,孙正义的软银在2018年过得并不如意。2018年,软银旗下移动业务部门在东京证券交易所宣布上市,这次被称为全球有史以来仅次于阿里巴巴的第二大IPO,融资金额高达236亿美元,但意想不到的是,市场并没有买账,开盘当日股票即下跌15%,成为日本近10年来表现第二差的IPO。

  更让孙正义难堪的是,软银本身持有的18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8万亿)流动和非流动有息债务,让软银在2018年背上了“债台高筑”的恶名。

  在此种背景下,由孙正义牵线构成的愿景基金,如果期待在互联网、科技公司以外寻找新的优质投资领域,也是顺理成章之事——毕竟,2018年,愿景基金已经在科技领域花了510亿美元,投资了全球70多家科技公司,剩下的490亿如何花,孙正义有必要听听沙特人的想法。

  作为国际足联旗下的“鸡肋”赛事,世俱杯在过去并未引起广泛关注,但这反而让它具备了“价值洼地”的潜质。全球六大洲顶级俱乐部的参赛阵容,严格来说,要比各洲际冠军杯的参赛阵容更有看点和卖点,强强对话、明星对决,是世俱杯自带的流量属性。

  只是,世界杯的光环太过耀眼,欧冠、亚冠等洲际冠军杯赛事又收割了一大片赞助商,使得世俱杯看上去,远不如它在图纸上那么完美。说到底,制约世俱杯咸鱼翻身的主要原因,在于资金投入不到位。

  巧合的是,愿景基金啥都缺,就是不缺钱。当沙特人立志要在未来国际体育舞台拥有话事权;而孙正义在日本篮球B联赛、以及福冈软银鹰棒球队上的投资,都获得了不错的回报,两下一结合,愿景基金盯上世俱杯,不足为奇。

  孙正义的算盘

  据报道,世俱杯改制后,从2021年起参赛队伍数量从7支增加到24支,比赛周期从原来每年一届,改为4年一届。

  参赛队伍的增加、比赛周期的延长,显然是为了提高世俱杯的观赏性和商业价值,这一点,世界杯的成功已经做了很好的佐证。

  问题的关键在于,孙正义此番出手世俱杯,他的商业逻辑最终将指向何处?

  2018年世界杯如果没有中国企业的救场,国际足联将收获史上最赔钱的一届世界杯,那么在世界杯都无法吸引足够多的赞助商加盟的前提下,孙正义为何敢给国际足联开出一张250亿美元的大支票?

  众所周知,商业赛事变现无非是以下几大版块:赞助商、转播权、门票及赛事周边衍生品销售。其中,赞助商与转播权的收入占据大头。孙正义豪赌世俱杯,如果不能开发出新的变现途径,那么他所有的商业逻辑,仍然必须围绕传统营利模式展开。

  首先,从赞助商阵营来说,传统足球领域的赞助企业,对于世俱杯的态度一向不友好,如果寄希望于短期内,他们的态度180度大转弯,显然不现实。因此,孙正义必须为世俱杯开发出一套全新的赞助商体系,才能保证届时世俱杯赛场周围的广告板,不至于裸奔。

  好消息是在过去一年,愿景基金投资了近70家科技企业,这些企业中,不论谁在未来几年脱颖而出,都有可能成为世俱杯的潜在赞助商。坏消息是欧足联对于世俱杯扩军持反对态度,宣称:“不会有一家欧洲俱乐部出现在2021年世俱杯的赛场上”。如果世俱杯缺少了欧洲俱乐部的身影,那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因此,在着手搭建新赞助商体系之前,孙正义必须想办法安抚好欧足联。

  其次,从赛事转播权的销售来说,世界杯扩军,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简直就是为赛事转播量身定做的。更多的球队出现在赛场上,意味着更多的球迷关注赛事,世俱杯这块招牌虽然现在还不够响亮,但只要解决了亚洲,尤其是中国俱乐部的出场名额问题,相信转播权的销售并不会太难,当然,前提是不要学国际足联2018年向俄罗斯电视台狮子大开口的行为。

  第三,门票销售。虽然这一块儿的收入占比不大,但门票销售如果不理想,会影响转播画面的效果。因此,世俱杯在哪里举办决定了门票销售的好坏。在全球经济看中国的当下,世俱杯来到中国只是时间的问题。

  有消息表示,早在2013年,广州就希望承办次年的世俱杯,但国际足联张口就要2500万美元的承办费用,浇灭了广州市政府的热情。新成立的FIFA Digital未来是否仍会坚持如此高昂的承办费,值得期待。

  最后,赛事周边衍生品销售。电商时代为赛事周边衍生品的销售,从过去的以赛事承办国当地居民为主要对象,扩展至全球。2018年,FIFA牵手淘宝天猫,正是基于这一认知。更何况,软银自身耗资10亿美元投资的美国体育电商Fanatics,将补足天猫在美国本土影响力不足这一短板。

  体育与商业相互成就的经典案例,远如1988年汉城奥运会与韩国的三星电子;近有海信电视凭借赞助欧洲杯使其海外市场增长20%。在全球各大知名赛事IP早已各有雄主的情况下,孙正义放手一搏世俱杯,既能满足沙特人在国际体育舞台话事权的需求,又能平衡愿景基金以及软银的投资体系,可谓一箭双雕。

  本文由“互联网+体育”微信公众号(ID:jipangtiyu)原创,经授权转载发布。原文标题:世俱杯扩军让FIFA坐收250亿美元,那么孙正义能得到什么?

相关阅读

© 2003-2019 北京极速分分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hina Interactive Sports Technology Invention Co., Ltd.

关于我们|招聘信息|联系我们|投稿邮箱:sport@sports.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编号:0105094ICP经营许可证:客服及报障电话:010-67158866-800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客服及报障邮箱:800@sports.cn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京)字第08305号